《同类》第二十二章番外篇:孽与轮回及《同类》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香港赛马会高级一码图
香港赛马会高级一码图 架空小说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综合其它 热门小说 总裁小说 灵异小说 乡村小说 校园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小说排行榜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极武战神 剑极天下 全本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不败战神 至尊狂妻 最强武皇 九死成神 修罗战神 巅峰武道 大明???/a> 国色无双 伯府嫡女 一品状元 喜耕肥田 鬼婚蜜宠 狩猎香国 夏日回归
香港赛马会高级一码图 > 热门小说 > 同类  作者:逆流星河 书号:48689  时间:2019/7/21  字数:8390 
上一章   第二十二章、番外篇:孽与轮回    下一章 ( 没有了 )
  “啪!”特质的皮鞭在空中划出阴影,落在女人白的后背上。

  “唔——”被鞭打的女人像出水的鱼一般弹起了,但从她喉咙中发出的却不是惨叫,而是模糊不清的、夹杂着唾入、出,如同牲口一般的哀鸣。

  对,如同牲口一般。女人此刻的模样的确和一头被调教的牲口并无二致。分成四股的麻绳分别捆绑住了她的双手、双脚,而每一侧的手脚又被固定在一长的钢管上,这让女人只能如同狗一般匍匐在地上。

  而在她的脸上,一副皮质的、如同口罩一般的面具覆盖住了她的大半张脸,这副造型奇异的面具中央开着一个口子,镶嵌着一具闪着银光的金属环,金属环的末端深深的嵌入了女人口腔的内部,强行的撑开了她的嘴,前段则连着两条细细的皮索,酷似一副马嚼子,让女人无法自由的活动嘴和舌头,只能发出模糊不清的声音。

  “啪!”鞭子再次挥下,末梢划破空气,发出锐利的哨声,女人的脊背上再次被刻上一道血痕,在她本能蜷缩起后背之时,另一股强有力的力道却拉紧了那连接在她嘴上嚼子两段的缰绳。内力与外力的冲突让她保持着直的姿态僵在了空气中,接着她的大腿与股开始不受控制的颤抖,一股暖从两股间而出。

  接着…便是死一般的宁静。

  鞭子不再挥下,缰绳也松开了力道,只有女人的息声还在狭小的房间内回。片刻后,被鞭打到失的女人也感觉到情况的不对劲了,按照以前的经验,在她高之后,身后的男人都会变得更加兴奋,狂风暴雨般的鞭子或是假具的侵犯都会接踵而至,她也早已做好了接这一切的准备。

  但是今天,一切都显得怪异而反常,挥在身上的鞭子虽然依旧是那么的毫不留情,但女人却觉得身后的男人心不在焉,根本不像之前那般投入。

  怎么了?到底怎么了?

  不上不下、被吊在半空中的女人此刻比被皮鞭打更加难熬。她用力的想要转过头,想去观察身后的情况,但双手、双脚都被固定在地面上的姿态让她不仅无法自由的活动,连转动脖子这种小幅度的动作都变得格外艰难。

  女人的理智开始随着望的消退而复苏,她突然产生了一种不详的预感,而四周死一般的悄无声息让这股不详越来越浓烈。女人想要说话,但她模糊不清的声音根本无法表达任何能让人理解的字眼。

  她转而开始拼命的扭动身体,想要引起房间外的人的注意,然而对于这间房子良好隔音效果的了解又让她在瞬间明白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徒劳。女人开始挣扎,她拼命的晃动身体,唾伴随着她扭曲而不成形的嘶吼不断的洒在红色的地毯上,一股黄的水自她的两腿间溅而出,但这一次不是因为兴奋,而是源自恐惧。

  就在女人被越来越密不透风的绝望所窒息的时候…“嗖啪!”鞭子再一次挥下,甩在她的肩头。

  啊,他没事,没有出事,不是上次那样…

  女人的眼泪与痛呼一同涌而出,尽管这一鞭并不重,相比之前的几下甚至可以称得上温柔,但这一鞭却走了她心中所有的不安与恐惧,带来了久违的被施的屈辱与伴随而来的病态的快意。女人赶紧直了,这是身后男人从第一天见到她起便立下的规矩——尽管方才因为害怕她完全忘记了这些,并且她肯定会因此受到惩罚,但她并不觉得害怕,反而甘之若素。

  但是,预料之中的鞭打并没有到来。

  冰冷的触感砸在她的背之间,接着弹开,滑落,掉在了她的右手边。女人用余光扫到了那黑色的、皮革制成的把手——那是鞭子,就在刚才还打在她身上的鞭子。

  男人把鞭子扔掉了。

  接着,她听到身后传来这样一句话:“来人,把这里给我打扫干净喽??斓?!”——

  林正明瘫倒在沙发上,房间里的空调效果很好,但远不到让人出汗的地步,尽管如此,他头上的汗水却一直没有停过,逐渐打了他只扯开了两个扣子的衬衣。

  他伸手去端一旁茶几上的玻璃高脚杯,却发现自己的右手在颤抖,无法抑制的颤抖。

  自己刚刚才挥了几鞭子来着?五鞭?还是六鞭?

  尽管年龄已经迈过了半百,但行伍出身、身体素质一向不错的他之前可是上一两百鞭都不会觉得累的,更别说像现在这样颤抖到拿不住东西了。

  果然还是因为那段视频吗?因为那句话吗?

  脑海中挥之不去的印象让他有种十分怪异的感觉,他不想承认他害怕了,但颤抖的右手比思想更为直白的反映出他此刻的动摇的情绪。

  李秉文…那小子,为什么要这么做?

  想不明白,他无论如何都想不明白。那段视频他是从哪里得到的暂且不提,李秉文这么做的动机让林正明无论如何都无法理解。李秉文是谁,是林钰的丈夫,是他林正明、林副书记的女婿,这一层关系不仅是众人皆知,更是李秉文无论如何都绕不开的。

  把那段视频曝光出去,对李秉文有好处吗?这个问题的答案是无比的显而易见的,但也正因如此,林正明才从心底里觉得无法理解。

  林正明还是相信自己看人的眼光的。李秉文那小子,虽然表面上看着仪表堂堂,一副模范样,但骨子里的懦弱和没有主见是他一眼就看透的。林正明并不讨厌李秉文的这一面,不如说,这样的一个李秉文正好符合他的要求,所以他才会主动的去找上李秉文。

  但现在,事态却出乎了他的意料,也让他第一次开始怀疑起自己看人的眼光来。

  难道…是因为林钰?一想到林钰,自己那个一年都说不上三句话的女儿,林正明就一股没来由的恶寒。林钰越来越像他那死去的子了,不,应该说是他自己亲手一步一步把自己的女儿变成了这幅模样。

  林正明不是没有后悔过,但事后的后悔是无济于事的,半辈子的官宦生涯让他始终坚信亡羊补牢永远比防患未然重要这个真理,所以他才早早的让林钰搬了出去,这是一石二鸟之策,一方面自己可以继续在那套老旧的两居室里保持清廉的姿态,另一方面也远离了始终如定时炸弹一般的林钰。

  即便是已经做的自认无懈可击了,林正明还是做出了后续的一手——李秉文,就是他亲自挑选,亲自送到林钰身边的那道“栅栏”有李秉文在,他才能真正放心林钰这只“羊”不会冲出他的羊圈。

  但现在,居然是李秉文先出事了吗?难道是林钰指示的?这样分析的话,昨天他们两个突然的到访也就能得到合理的解释了。

  可林钰又为什么要选在这么一个时间点来做这种事情呢?

  林正明丝毫不怀疑林钰有这样做的动机,但他却怀疑林钰选择在这个时候这么做的理由。

  那么多年了,林钰一直以来的冷漠让林正明都觉得习以为常了,那段视频拍摄的时间很早了,他甚至知道有这么一段对他极端不利的东西在,为此他不惜利用之前那次扫黄打非的由头处理掉了一些人。

  林钰如果有报复他的想法的话,为什么当时不直接曝光出来?那样的话那段视频才能起到最好的效果吧?而且来的路上他已经打了好几个电话旁敲侧击的问过了,并没有类似视频举报信之类的东西被送到信访办和纪检委这些地方,如果想要扳倒他林正明,直接公开那段视频绝对是比在他家里的电视中做手脚更高明的手段,如果不是为了扳倒他,那李秉文或者他和林钰两个人这么做的理由又是什么呢?

  想不明白,林正明头一次觉得自己钻进了死胡同。

  算了,先静观其变了。而且李秉文最后那句话,呵呵“一块儿上路”?

  “下下辈子都不放过”?这几句话作为威胁也太大了,他可不信这种同归于尽的话会是李秉文自己的真实想法。尽管林正明并不觉得李秉文在视频里是惺惺作态的表演,相反,他觉得说出这几句话的李秉文那狞狰的表情很真实,但越要这样,他越要静观其变。既然对方没有一步做绝,那就都是可以商量的,只要等他把是谁指示了李秉文给琢磨出来…

  “林老板,您还要水吗?”突然出现的女人的声音打断了林正明的思绪,他睁开眼睛,看着眼前…不,应该说是脚边跪着的女人。

  女人依旧是赤着的,两团颤巍巍的挂在口,白皙的皮肤本是绝好美景,却被一道横贯了两的鞭痕打破了全部的美感。这道鞭痕是林正明留下的,而这女人身上,大大小小、新新旧旧几乎每一道伤痕都是他林正明留下的。虽然过于遥远的记忆已经变得模糊,但每次看到这个他至今名字都记不真切的女人,他都会想到第一次来这里、第一次见到她时的那一天。

  那一天,她就是这样,跪在地上,像条狗一般展示出自己的低下与屈服。第一次来的他还有些束手束脚,只敢玩点口味不那么重的把戏,但渐渐地、他失控了,当他把鞭子狠狠的在女人的小腹上时,他忍不住出了,飞溅出来的体带走了他失控的望,他开始有一丝后怕,但就在那时,他却看到眼前的女人依旧和狗一样抖动着,温热的水却了他一身。那一刻起,他就明白了:

  老天又送给他一个绝佳的玩具。

  而这个玩具甚至给他带来了之前那个都没有的惊喜。老天,他可是一直对之前的那个虽然算不上漂亮,也算不上年轻,甚至还病恹恹的女人念念不忘的,而那一次的失手甚至让他痛心了好一阵。他本没指望这个女人能和上一个那样听话的,而且,他也不再是当年那个没有经验、不知道轻重的林正明了。

  这么多年来他增长的不只是资历,还有随年龄而递增的谨慎。一开始,他只是试探的按照这里提供的样板玩了几次,但一次次的试验之后,他发现这个女人在被方面的上限甚至超出了他的想象。

  而那之后,这个只知道喊他“林老板”自己也只会用“喂”来称呼她的女人,就成了他的脔。

  “林老板?”

  再次发声询问的女人让林正明意识到自己又陷入回忆中了。他从沙发中站起来,随手接过女人手中的杯子,但却没有往嘴边放,而是随意的扔在了一边??醋叛矍案厦χ匦禄指次逄逋兜刈耸频呐?,林正明突然想到了什么,开口问道:

  “喂,你一直都在这里干这种活吗?”

  跪伏在地上的女人抬起头,小心翼翼地瞄了一眼林正明的表情,才开口回答道:“我在这里已经快四年了…”

  “四年?”林正明心里默算了一下,这个时间不算短,居然和他来这里的时间轨?;疚呛?。

  他接着开口问:“除了我这种的,还有没有反过来的人找你?”

  “林,林老板,我不明白你的意思,反,反过来是?”

  “我是说,你有没有去打过别人!”林正明不耐烦的道。

  女人被吓到了,但还是下意识地答道:“没有?!?br>
  “没有?一次都没有吗?”

  不甘心的林正明追问着,面对咄咄人的林正明,女人犹犹豫豫地说:“一直都是和林老板这样喜欢…打,打人的老板叫我的号,您说的那种,都有别的『服务员』去做了,那样的『服务员』比我这种多的多,所以我没打过人?!?br>
  “那你就没有想过去打人吗?”林正明终于问出了自己最终的问题。

  女人看着林正明的眼睛。她终于不再摆出那副刻意的顺从的姿态了,而是以一种更为接近正常人的位置去和林正明进行眼神上的交流。片刻后,在林正明的注视下,女人摇了摇头。

  林正明看的出来,女人的动作和眼睛,都没有说谎。

  切…他重新瘫倒在沙发上。虽然只是一时起意,但林正明还是想从眼前的这个女人——在他看来李秉文的同类身上找到那么一丝线索的??梢曰蛐硎悄信涞牟畋鹪?,又或许是有别的因素在作怪,亦或者林正明的这个想法本就是不切实际的,总之…他并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

  也对啊,世界上就是有这种愿意挨打、甚至还会因为挨打而兴奋到出来的“人”啊。

  想到这里,林正明突然觉得下身一阵燥热。他起身看了一眼自己的下体,但那里却并没有如他想的那般表现出男人该有的雄风。

  妈的!林正明暗骂了一句,他看向还跪在地毯上的女人,道:“去给我拿水来,我要吃药!”

  女人不敢有片刻的耽搁,一会儿,一杯温水与几片白色的不明药片被端到了林正明的面前。林正明先接过了水,然后把女人捧在手心里的全部药片一扫而空,咕咚一口下了肚。今天发生了太多的事情,让他失去了以往等待的耐心。而且,方才那场半途而废的戏码也让他憋了一肚子的火。

  李秉文的事情就先等到明天再处理吧…到时候,不过是见招拆招罢了。

  看着他把所有的药片都了下去,女人张了张嘴,却最终没有说出什么,只是低下头,接过了杯子。但她这番小动作却没有逃过林正明的眼睛,他突然想起来了,在他喊人过来打扫之后,被解开束缚的女人出一副劫后余生的表情。

  药效还要过一会儿才能见效,他拉住女人的手,问道:“刚才,你在怕什么呢?”女人吓得双肩一缩,低下头不敢看林正明的脸,躲躲闪闪地道:“没,没怕什么?”

  “放!平时不打你个十鞭八鞭你都不会那么多,今天怎么我没动手就撒了一地?难不成不水喝多了?说!”

  面对林正明的追问,女人终于道出了实情。原来在林正明因为出神而停手的时候,女人错以为他出了什么意外,听女人这么说林正明才想起来进来的时候这里的经理曾经和他低声说过前几天有客人玩得太过火,从包间直接被抬进了医院,最后甚至进了太平间,只不过当时的他心事重重,根本没去在意那经理在说什么。

  “所以,你也怕我死在你身上?”

  “不,不是的!林老板您误会了,我绝对没这个意思!”看着女人一副急于辩解的模样,林正明冷笑了一下,没有理会,而是指了指一边的茶几,那里摆着几幅他惯用的“助兴道具”

  “去,自己动手。你知道我说的是哪个的?!?br>
  女人畏畏缩缩的来到茶几边,从一堆道具中捡起了一副闪着银光的手铐。这并不是那种做过特殊处理的情趣用束缚工具,而是一副货真价实的、在任何一个出勤的警察身上都能见到的手铐。这副手铐原本不是这里的备品,而是应林正明的要求特别增加、只会在他来的时候才拿出来的特供道具。

  只见女人先跪在了边,接着把手铐的一边铐在了手腕上,再背过手,摸索着铐上了另一边。整个动作透着一股娴熟,显然早已不是第一次这样自己铐住自己了。林正明来到女人身边,他已经在药物的作用下起的具高高翘着,正对准女人撅起的股。

  表现的那么不情愿,这不还是碰都没碰就水了吗?

  按照往常的习惯,林正明都会先用一边现成的假具先和女人玩一会儿,他叫这为“热车”但是今天,一方面他吃了双份的药量效果来的远比以往快,另一方面他也没有多余的耐心去做那些额外的情趣了。头对准女人半咧开的,林正明部一用力,便捅进了大半。

  “林,林老板!套,您还没带套…”

  “套你妈!”

  林正明继续用力,把女人的后半句话捅成一声媚骨的呻。

  其实一般林正明不会这样真刀真的干的,对他来说来这里享受的是施的发,至于上面的需求反而是其次。而且,眼前的女人虽然是挑细选的耐打好母狗,但容貌身材在林正明玩过的女人中别说上等,连个中等都排不上。今天是例外中的例外,林正明心里的不安让他觉得以往的发已经难以足了,这种久违的直来直去或许会起到更好的效果。

  毫不怜惜的动作加之被束缚住的双手,对于普通的女人来说无疑是痛苦,但对于眼前的女人来说却仅仅是和风细雨。林正明持续着高频率的动作,但他依旧在注意着身下女人的表情——无时无刻不在注意周围人的神态,这可以说是他改不掉的职业病了。

  看着女人微微皱起的眉头,林正明的思绪却飞到了另一个人的身上,那个人比眼前的女人更瘦小,但皮肤却是一样的白,他因为顾虑从不会在那个人的身上留下明显的伤痕,但相置换的,他几乎在那段日子的每天晚上都会这样铐住她,束缚住她,看着她那张还稚的脸上出眼泪,看着她的表情从不解、哀求,变成怨恨、冷漠。

  “哈,哈,哈…”当林正明回过神来时,他已经从女人的体内了出来,白色的分别从女人的道口和他的头顶端出,一片之中,更显得那白更加刺眼。

  我,我在想什么?我不是已经决定把那些忘掉了吗?

  林正明的具依然坚着,过量的药物让他被翻涌的血气冲刷的一阵阵眩晕。

  不,不对,我只是把她和子搞混了而已。没错,就是这样,这是错觉,错觉。

  林正明一边在心中默念着,一边却拉起了女人,他强硬的勾住女人的后颈,将女人的嘴向自己的跨间。

  女人显然不想就这么和一刚刚从自己身体里出来的亲密接触,但或许是林正明的蛮力,又或许是职业守让她很快放弃了抵抗。她含住了林正明的头,舌头绕住身,正准备,却被更大的力量迫着,让那待着她自己和男人两人份体具往喉咙更深处突进。

  我,那天是这样做的吗?

  林正明着女人的后脑勺,看着女人因为窒息而憋红的脸,看着女人因为呕吐反应而憋出的眼泪,意识再一次的恍惚。

  这样,应该没关系吧?对,没事的,只是用一下嘴而已,不会留下痕迹的,不会有人发现的。

  女人终于在窒息而亡的前一刻解放,但她仅仅得到了片刻的时间用来息,连求饶的话都没说出半个字,那越发火热的具就又进了她的喉咙里。林正明双手抱住女人的脸,像是在用一件器具一般动着,眼泪与唾很快便沾了女人的半张脸,但林正明依旧没有得到足,已经出来一次的他现在只觉得下身痛无比,有一团火在烧,却得不到发。

  这感觉,好熟悉。

  就和那天晚上一样,那天晚上,她刚刚洗完澡,还没有擦干…女人终于从窒息中解了,但她马上又被林正明倒在上。是鞭痕的大腿被林正明有力的手大大张开,沾了唾而变得黏黏糊糊的具就抵在她的道口,在磨蹭着,却没有马上进去??翱按友跗蛔阒谢指吹呐苏隹焕崴?img src="image/mi2.jpg">蒙成模糊一片的双眼,她隐约看到,在自己身上的那个男人也在流泪,而且,他还在反反复复的嘀咕着什么让她意义不明的话语。

  “我忍不住了?!?br>
  “就疼一下,别哭?!?br>
  “原谅我吧?!?br>
  “就这一次?!?br>
  她不知道,此时此刻,在林正明的心中,她已经被置换成了另一个身影,那个身影如今只活在林正明的记忆里,在那片被他深埋在内心最黑暗、最隐蔽的角落的回忆碎片中,他跨过了一条他后悔了一辈子的线,也因此背上了一生的重担。

  但望,再次战胜了理智。

  狭窄的房间中再次被体碰撞的声音所充斥。只不过这一次,在女人的痛叫与呻之间,还夹杂着男人的泣声。那是一个已经失去所有亲人的男人,在撕碎了一切之后,沉浸在最黑暗又最罢不能的回忆里,饮鸩止渴的证明。

  十五分钟后,林正明坐在一旁,指间夹着一点燃的香烟,烟草的气息在他的肺与房间内的空气中弥散着,稍稍盖过了那刺鼻的体味,但却无法让他的大脑重新回到平静。

  药,吃多了啊。

  他回头看了一眼女人。她正侧躺在上,依旧保持着那副被反铐住双手的姿势。长时间的摩擦与碰撞让手铐在她的手腕之间留下了两道深深的血痕,脖颈之上也留着两道环握的、手指形状的淤青。这些,那些,还有女人两腿之间那道带着些许粉红色的斑,都是他的杰作。

  也是他失控于回忆之中的证据。

  但是,还少点什么,还少什么…

  既然都做到这里,那就没什么值得顾虑的了。

  他深了一口烟,弹飞了烟头,将手伸向了依旧神志不清中的女人的脖子。

  反正,再想以前那样处理一下就好了。这样的女人,不过是…烟头带着火星飞向了房间的角落,在那里,一个不起眼的礼物正在等待这一刻。

  等待着这一切的孽,走向最终的轮回。

  【全文完】
上一章   同类   下一章 ( 没有了 )
慾孽生烟美人芳信权力下的女人放逐梁欣游龙传肥水不流外人一个女人的故堂宴(毒药·香港赛马会高级一码图coco的冒
漫步小说网提供小说《同类》,同类最新章节第二十二章番外篇:孽与轮回,同类全文阅读,同类电子书txt下载,手机阅读.